第9章 余相不情愿(1 / 1)

祝语橙发消息给马甜甜:“我今天有事,请过假了,明天再去学校。”

马甜甜回:“我懂,睡过头了对吧?”

祝语橙沉吟良久,回了个意义不明的熊熊比心表情包。

她没法和马甜甜说实话,因为她正在前去的,是一场不容告知他人的秘密会面。

事实上,祝语橙就算想要说,她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她对于这场会面的时间、地点全都一无所知。

对方只告诉她,九点半等候在长丰路29号附近,到时自然会有车去接她。

这番神秘的、犹如特务接头的安排,太过可疑,让人联想到犯罪或传销组织。

祝语橙却毫不怀疑,她毅然赴约,只因她对邀请人怀有深沉的内疚。

事情要从早上说起,她六点醒来,发现“能量”只上涨几点,她昨晚发的那条微博石沉大海。

祝语橙还未来得及沮丧,就在私信中发现一条带黄V的账号发来的消息。

她点开一看,整个人都麻了,竟然是正主发来的!

【严研_:你好,我看到了你的小说,我想就小说的细节部分和你聊聊,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

祝语橙抱头,她就知道,接吻这种情节果然尺度还是太大!

【潜水艇驾驶员:对不起,我现在就把微博删了,很抱歉对你造成困扰!】

祝语橙就要删微博,严研那边发来消息。

【严研_:你误会我了,小说创作是你的个人自由,我没有让你删除的意思。】

【严研_:但的确,你写得和其他人有所不同,可能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做到了什么。】

【潜水艇驾驶员:@_@我做到了什么?】

祝语橙等待严研回复,等了十分钟还没等到,她放下手机,先去一旁收拾行李。

再过半小时,她就要搭乘祝语森的车去地铁站,祝语森倒是也可以直接把她送到C大,但她拒绝。

不要问,问就是车上有闻夏。她既怕自己对闻夏念念不忘,又怕车上那两个人这样那样。

虽说她以后做电灯泡的日子还多着,但少一天是一天嘛。

祝语橙计算,《夏日森林》里她下一场的出场时间,是在万圣夜,距离今天还有24天。

祝语橙想到这,手机振动,她拾起手机,看到严研发来的新消息。

【严研_:潜水艇驾驶员,请问你相信】

【潜水艇驾驶员:光?】

【严研_:超能力吗?】

【潜水艇驾驶员:啊?】

超自然话题就此大展开。祝语橙还未回过神,人已稀里糊涂加上严研的微信,两人打了个语音电话。

电话中,祝语橙得知,她两次写下的同人文,部分情节都在现实得到了上演。

严研说:“我知道我这么说很荒谬,但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想要亲自确认。”

祝语橙说:“你是怀疑,我写下的小说,影响到了现实的你和相泽?”

严研苦笑,“是啊,荒谬吧?”

祝语橙:“……”

祝语橙沉默。她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严研,她非凡不觉得荒谬,还觉得她的想法很有道理。

已知,这个世界的本质是一部部小说。

她又知道,她写的小说可以对世界能量造成影响,那么更具象的影响又有什么不可能?

然而,如果事情真是这样,她所写的同人文就有点过分可耻了。

别人写同人,最多舞到正主面前;她写同人,是逼迫着正主原地上演啊!

祝语橙回想到昨晚她写下的剧情,脸颊红到发烫。

祝语橙道:“严小姐,我答应您的提议,我们见面吧。”

……

公交车下来后,又走了一段路,抵达长丰路29号。

祝语橙左看右看,不知道往来的车里哪辆是来接她的车。

她告诉了严研她的衣着特征,但严研没说,车的颜色、车牌尾号是多少。

严研只说,这些不重要,等车来了,你自然会知道是那一辆。

祝语橙没能领会这句话,直到她等啊等,等到一辆银色迈巴赫停在她的面前。

后排车窗降下,车内青年转向她,面朝着她摘下墨镜。

祝语橙瞪大眼睛,声音结巴:“你你你是……”相泽!

相泽勾唇一笑,“上车。”

“云峰·私厨”餐厅。

包厢内,一男一女,一站一坐,已将沉默持续了超过两个小时。

第三个小时开始,严研放弃这场“沉默比赛”。

严研开口道:“石时,你的外貌条件很好,不考虑做艺人吗?”

石时回:“我做过。”

严研说:“我知道你做过一些特约的工作,但我指的不是这个。”

石时说:“其他的我不考虑,我只赚快钱。”

严研懵了下,她这是听到了什么?她知道圈内有不少人走“捷径”,但她从没见过有人在大庭广众说出口。

严研端起桌上茶水,呷了一口,平复内心。

她摇头评价:“快钱,还是少赚吧。”

对方竟然反问:“为什么?”

严研道:“伤身体。”

石时静了静,说:“您误会了,我有三不卖。”

严研闻言,好奇地转头看向助理少年,她倒要听听,他有哪三不卖。

石助理开口前,很是糟蹋他那张脸地,摆出了教导主任的凛然表情。

严研不禁挺直后背,梦回学生时代。

石时举起右手,比出一根手指,“第一,我不卖感情。”

第二根手指,“第二,我不卖身体。”

第三根手指,“第三,我——”

声音戛然而止,毫无征兆,严研倾身,第三是什么,第三究竟是什么?

石时却不说话了。他紧抿着唇,仿佛刚才开口的那个人不是他,是他的孪生兄弟。

严研无语,“你知道世界上最讨厌的人是什么人吗?”

石时说:“我不知道。”

严研说:“话说到一半的人。”

石时低头思索,“有道理。”

严研:“…………”

我在说你,你听不出吗?

银色迈巴赫内,祝语橙在经历一种比另一边更尴尬的沉默。

祝语橙想,她何德何能,能和知名偶像团体Yogurt的“门面”共处一车!

她该说点什么吧?问题就是,她没什么想说的。

她不是相泽的粉丝,只是为了完成“甲方”任务,才创作他的同人文。

创作前,她补了一些Yogurt的团综、音乐、访谈,但也仅此而已了。

祝语橙绞尽脑汁,想了很久,终于憋出一句:“你们那首《Salt》真好听。”

相泽从手机中抬起头,转向她,一瞬间,这张俘获万千少女、无懈可击的俊颜与她近在咫尺。

祝语橙的内心却静无波澜。她太懂了,这么帅的男人不可能喜欢女人。

虽然,受到她的同人文影响,他可能对严研……

相泽的话打断她的思考,“潜水艇小姐,我猜你只听过《Salt》这一首吧。”

祝语橙:“……”

祝语橙小声而诚实地说:“听了几首,名字只记得这个。”

相泽好看地挑了下眉,“因为都是英文,这首名字最短,对吧?”

祝语橙声音更轻:“嗯。”天啊,他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祝语橙意识到她云粉丝的事已经暴露,她低头认错道:“对不起,相先生,我以后一定会好好补Yogurt的歌!”

相泽嘴角抽搐,“相先生?”他无奈道,“我不姓相,这只是个艺名。况且——”

他停了停,语调怪异:“那种已经解散的团体的歌,有什么被听的意义?”

祝语橙抬起头,表情茫然,什么,已经解散?

相泽毫不意外她连这件事都不知道,严研和他讨论过,这个“潜水艇驾驶员”会不会是他的黑粉。

现在看来,既不是粉,也不是黑粉,更像是个圈外的、收钱办事的写手。

收钱办事,却又有着影响他本人行为、言语的“超能力”,这个世界真魔幻。

如果被广大网友发现她的能力,某大CP团体的粉丝肯定会众筹百万求她写作吧。

写余相情愿的同人文。

相泽想到“余相情愿”,眉头紧皱。

“潜水艇小姐,你知道‘余相情愿’吗?”

“潜水艇小姐”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这对CP是怎么诞生的吗?”

“潜水艇小姐”摇了摇头。

相泽盯着祝语橙,他从她清澈的眼眸里判断出她没有说谎,他松下一口气。

“好,那就由我来告诉你,它是怎么诞生的。”

去年五月,Yogurt去北方的某个城市录制团综,演员莫余作为飞行嘉宾,临时参与了一期录制。

节目录制中,莫余发现Yogurt内部的不和谐,直白地说,就是霸凌。

表面友好的九人团体,暗地是以队长为代表的八人组与相泽一人。

莫余发现了他们的行为,他主动接近相泽,在节目中处处照顾他。

这期节目播出后,莫余对相泽的照顾被观众注意到,“余相情愿”就此诞生,并且热度不断攀升。

节目组尝到CP红利,再度向莫余发出邀请,莫余答应。

第二期莫余、相泽同框录制中,两人被安排到了一组行动,产出了更多“亲密”镜头。

后来,只要是有相泽的综艺,莫余都会来。

只要是有莫余的综艺,公司都会逼迫相泽去。

对,逼迫。相泽不愿意和莫余录制综艺,他觉得不适,那位前辈常常不知分寸地手停在他的腰间。

然后又会在镜头移开时,下滑,下滑。

相泽觉得恶心。他想喊叫,但他不能。

莫余说:“没有人会站在你那边。”

Yogurt的时候,大家站在队长那边。

现在,大家站在莫余那边。

世界就是以这样蛮不讲理的规则运行。

……

相泽说完了。这是一个没有结局,因为还在继续发生的故事。

祝语橙说:“这是性骚扰。”

相泽说:“男人对男人,不算是,大家都只是‘兄弟’。”

祝语橙驳斥:“兄弟?都是鬼话,男人的关系最复杂了好吗!”

尤其是这个世界。太太太太太复杂了!!!

相泽从这位“潜水艇小姐”的脸上读出了几分绝望。她都经历过什么?

相泽说:“我和你说的‘故事’,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连严研都不知道,你也不准说出去。”

祝语橙问:“你为什么告诉我?”

相泽直视着她说:“因为你有超能力。答应我,你永远不会写‘余相情愿’。”

祝语橙举起手,发誓:“我保证,我永远不写‘余相不情愿’”

相泽失语。他看了她好一会,轻轻笑出声音。

“谢谢。”他轻声说道。

同时,车子刹停,他们到了。

最新小说: 被双生子兄长欺骗后 救赎反派蛇蛇后死遁了 摆烂后恶毒女配躺赢了 夏夜失陷 清穿之刺杀太子那些年 朕靠吃瓜系统成为千古一帝 御兽从全球高考开始 异世最强玩家[生存网游] 心动晨昏 公路求生:开局一辆小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