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豆看书网 > 科幻灵异 > 私哄纯情 >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第4章(1 / 1)

简隋琛从别墅出来时,已经过了八点半,比他平日出门的时间晚了几分钟。

司机早早候在门口,始终留意着别墅门口的动静,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之心。

见总裁出来,司机连忙下车,走到后座车厢,打开了车门。

他微微颔首致礼,毕恭毕敬道:“简总,请上车。”

简隋琛不紧不慢抬步,俯身上车。

司机回到驾驶座,系好安全带后转头看向后座的男人,问道:“简总,是去公司吗?”

“嗯。”

简隋琛眼睫低敛,长指敲击手机屏幕回复消息,眼皮都未抬一下。

司机暗暗咂舌,心想不愧是上市集团的大老板,新婚第二天也不忘工作。

换做是他,一准卧在美人怀,乐得不知南北,哪里还有自制力。

到了公司停车场,简隋琛转过手腕,扫了眼腕表的时间,正好九点整。

还是晚了。

他一向严于律己,对工作更是如此,若是没有其他的安排,他会在九点之前到办公室,自他接手集团以来,就一直遵循这个习惯,但今天,他破了例。

总裁专用的电梯停在集团大楼顶层,简隋琛迈步而出,助理杨非寻就拿着一沓文件迎了上来,“简总早。”

“早。”简隋琛应了声,没什么情绪。

进入办公室,简隋琛脱下西装外套,随意挂在衣架上,转身看向杨非寻手里捧着的文件,“要签字?”

杨非寻讪讪:“是的简总。这些是昨天积压下来的文件,上午就要寄出去。”

潜台词是非常急切。

大部分是分公司的项目文件,没有总裁的签字,下面人不敢执行。

这些原本是昨天就该签字的,但昨天是总裁的婚礼,谁也不敢在大喜的日子惹总裁不悦。

杨非寻早上一来公司,接连收到了七八条消息,都在催他尽快把签了字文件寄回来,弄得他焦头烂额,差点没稳住给总裁打电话,询问他今天来不来公司。

简隋琛解开衬衫袖扣,挽至手肘下方,露出小臂线条分明的肌理,而后接过杨非寻手里的文件,踱步到办公桌前落座,“你先去忙,半个小时后来取。”

“好的简总。”杨非寻知道送到老板跟前的文件都会再过一遍目,便没有催促。

事实上,他也没那个胆子催。

一离开办公室,杨非寻就长长地松了口气,后背的寒意也渐渐散去。

他跟着简隋琛五年了,虽说摸不清老板的心思,但老板的脸色他还是能明显分辨出来的。

那阴沉冷峻的面容,摆明了是心情不悦。

难不成是放不下家里的太太?

可老板不像是会拘泥于情情爱爱的人。

他在老板身边做了五年的秘书,没见过老板对任何一位女性动过心,他甚至一度怀疑老板可能是把爱情典当了,以此换来了出色的工作能力。

杨非寻忍不住胡乱猜测,越猜越理不出头绪。

秘书办。

几个助理秘书凑在一起八卦:“老板今天怎么来上班了?昨天不是才办完婚礼,不用陪太太吗?”

“老板对太太没感情吧,我听说他们是商业联姻。”

“真的假的,老板还需要联姻?论实力地位,京北有几个能比得过咱们老板的。”

“我觉得不是空穴来风。你想啊,老板一向洁身自好,活生生的高岭之花,看一眼都叫人望而却步,女朋友这种生物就没出现在他身边过,现在突然就结婚了,除了联姻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

“说的也是。”

几个助理秘书声音压得很小,情绪却是压抑不住地激动,眼睛都溢满了光。

年轻一点的秘书许衡握拳,言语激动:“你们不好奇太太长什么样吗?我都好奇死了。”

其余人相互对视一眼,哀叹:“当然好奇了,谁不想知道摘下高岭之花的太太长什么样。问题是,咱们也见不到啊!”

……

杨非寻回到秘书办就听见他们在议论老板的私生活,重重咳嗽了两声,“简总今天心情不大好,你们收敛些,刚才那些话要是被简总听到,明天也不用来公司了。”

众人忙闭上嘴,四散开来。

唯独许衡凑上前压低声音问:“简总怎么了?”

他和杨非寻年纪相仿,平常关系就不错,什么话都敢在他面前说。

杨非寻自顾自走到工位前点开电脑文件,严肃道,“这不是你该打听的事。”

越是这样,许衡就越是好奇,“寻哥,咱们简总不会是因为和太太分开才心情不好的吧。”

杨非寻瞪他一眼,表情肉眼可见的紧张起来,“别乱说。”

许衡觉得自己get到了真相,眉眼一挑,在嘴巴前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示意他会守紧秘密。

然后一转身,就把自己的猜测散播出去了。

还没到中午,总裁办所有人都知道了老板新婚第二天就因工作不得不放下家里的太太而不高兴的事。

简隋琛刚结束一场视频会议,正阖目轻靠椅背休憩。

咚咚——

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

简隋琛眼皮微撩,抬眼看向门口,慵懒启唇:“进来。”

杨非寻推开门,倏一对上老板的视线便打了个寒噤,“简总,上周安排了今天中午和万凌科技赵总的会面,刚才赵总打电话过来询问您是否赴约。”

“按计划来。”简隋琛长指在大腿上轻敲了几下,声音不带任何情绪,略有些哑,却给人不容置喙的强势感。

“好的。”杨非寻点头,“我现在去回复赵总。”

他刚要离开,靠在椅背上休憩的男人就坐直了身体,叫停他的脚步。

“杨秘书,待会儿你再打个电话给陈姨,问问——”

话音陡然顿住,似是在犹疑。

杨非寻屏息凝神,等待下文。

好半晌,他才听到老板喑哑的嗓音,“问问她怎么样。”

杨非寻眨了下眼,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关键,但又不确定,“您是问……太太?”

简隋琛低敛眼睫,不轻不重“嗯”了声。

杨非寻一听见老板的私生活就来了兴致,差点没控制住嘴角上扬的弧度,抿紧了唇颔首,“好的,回复完赵总,我立刻就去问太太的情况。”

简隋琛敲着大腿的长指微滞,眼底泛起细微波澜,“不用着急,有空再去问。”

杨非寻不解,脑子里打了个问号。

让他问,又叫他不要着急问,到底是在乎太太还是不在乎?

老板……该不会在别扭吧……

他高中时代暗恋女生似乎就是这个样子,明明很喜欢却又装作满不在乎,别扭得要命。

后来,他暗恋的女生就有了男朋友……

想到这儿,杨非寻悲从中来,无声地叹息。

心里默默祈祷老板不会重蹈他的覆辙。

杨非寻的电话打过来时,棠音正站在厨房料理台前揉面团。

小姑娘看着娇小玲珑,力气却不轻,比她小脸还大上一圈的面团在她手里也任由搓揉。

陈姨没刻意避开她,就站在厨房门口接听,“杨特助,您好,是先生有什么吩咐吗?”

棠音耳尖,敏锐捕捉到了“先生”这两个字,下意识就放慢了手里的动作,竖起耳朵去听门口的动静。

电话那头,杨非寻收敛了八卦的心思,恢复成精英特助模样,一本正经转述老板的意思:“陈姨,简总让我向您询问太太的情况。”

陈姨朝厨房瞅了一眼,眉眼漾出笑:“先生这是想太太了?”

杨非寻也十分认同陈姨的观点,但他作为特助的基本职业操守还是在的,“简总只让我来询问,别的没多说。”

陈姨捂唇笑得更盛,“我懂我懂。”

年轻人的情趣就是不一样,关心太太还要七拐八绕的。

女孩莹白的指尖陷入面团,唇角泛起薄薄的笑,粉润脸颊如初落的晚霞般娇艳。

她听不到电话里的人声,却将陈姨的话一字不落听进了耳里。

陈姨说,简先生在想她。

她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男人俊美的面容,心情在这一瞬间由阴转晴。

原本她还在郁闷简先生刻意地疏远,但听到他在想她,又加满了元气。

柏拉图说,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

简先生会想她,就代表他们的关系可以继续拉近,顺利的话,也许不用等到毕业,他们就可以一起睡觉了。

棠音顾不上洗手,蹭蹭几步就跑到了陈姨跟前,水盈盈的鹿眼满是希冀地看着她,“陈姨,我可以接电话吗?”

陈姨愣了愣,回过神来后把手机递过去,“当然可以。”

棠音想要接,才发现手上还沾着面粉,一时无措起来,再回厨房洗手又怕电话里人等得着急,于是就用手腕艰难地夹住手机,贴到自己耳旁,轻轻糯糯地开口:“简先生,我在做点心。您喜欢吃什么馅的?”

女孩声音细软,奶猫似的,听得人耳根都酥了。

杨非寻尴尬咳了声,提醒道:“太太,我是简总的助理,杨非寻。”

棠音眨眨眼,眸子里还透着茫然,“啊?”

“抱歉,太太。”

棠音思绪渐渐清明,脸颊胀红。

她好像做了件蠢事。

“不用道歉,是我没有弄清楚。”女孩的声音一点点弱下去,樱粉色的唇瓣也被她无意识咬住。

沉默良久,棠音松开贝齿,问:“他、他是在忙吗?”

要不然为什么不亲自和她联系,反而麻烦别人。

最新小说: 朝闻道 傲慢与刚烈 你长得好像我亡夫 主母要和离 原子大碰撞 怀了疯批暴君的崽后女配带球跑了 惜奴娇 揍敌客也能当好海军吗 [原神]我真的没想当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