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豆看书网 > 科幻灵异 > 私哄纯情 >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第6章(1 / 1)

棠音眨眨眼,不敢确信自己听到的话,“您、您说什么?”

简隋琛掐了下眉心,眉眼是难掩的疲累,对女孩说话却还是耐心十足,“我说可以。”

棠音感觉到自己耳朵的热度晕染到了脸颊,烘得她脑子都晕了,心跳也砰砰加快。

“好、好的,我去厨房给您拿。”

她一刻也没耽误,很快就端了盘做工精致的点心出来,还配了一杯养生茶,里头加了百合枸杞等安神之物。

简隋琛靠在沙发上,掐了掐隐隐做痛的眉心,觉察到女孩靠近的脚步声,缓缓掀开眼帘,一抬眼,就对上女孩关切的目光。

“简先生,您是不舒服吗?”

女孩声音清糯,漾着甜意,如同小猫的尾巴轻蹭过耳朵,掠起酥酥麻麻的错觉。

简隋琛喉结滚动,低音炮轻轻哑哑,“没有。”

他没继续解释自己是因为过度疲累而导致的头痛。

关心和安慰在他身上都是早就被摒弃的东西,他不需要,也不在乎。

棠音牙齿轻磨着下唇的软肉,悄悄打量了他一眼。

暖橘色的光线下,男人唇色泛白,剑眉紧蹙,显然是不舒服的样子。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肯承认,反而骗她说没有不舒服。

承认了她也不会对他怎么样。

真是奇怪。

棠音将点心放在玻璃茶几上,端起养生茶递到男人面前,真诚地看着他,眸子里闪烁的光好似点点星辰,“先生,点心太腻了,您还是别吃了。喝点茶可以吗?我在里面加了百合枸杞桂圆,都是安神的。”

简隋琛眼尾微勾,目光聚焦在眼前的那杯暗红色安神茶上。

接手公司这五年,他喝过最多的就是酒,白酒、红酒、甚至还有调和过的酒。

刚开始,因为他年纪轻资历浅,酒桌上总是被灌的那个,后面没有人敢再灌酒,就连敬酒也要看他脸色。

却从未有人在他酒后给他煮过安神茶。

她是第一个。

简隋琛抬手去接那杯安神茶,握上玻璃杯时不可避免地碰到了女孩的指尖。

玻璃杯里的液体还冒着热气,女孩的指尖却透着寒凉,像是泡过冰水似的。

他轻撩眼皮,徐徐看住她,语速缓慢,像是经年沉淀下来的好酒,透着醇熟的味道:“冷吗?”

简隋琛的嗓音向来是清冷的,不带感情,然而此刻,棠音却意外地听出一丝温和。

她鼓起勇气偷瞄沙发上的男人,却不想被抓个正着。

四目相对,空气里肉眼无法看见的气流都在这一刻暂停涌动,唯有她的心跳声在轰然作响。

“不冷吗?”简隋琛又问了一声,他接过女孩手里的玻璃杯,指尖轻敲两下,清脆的声音登时萦绕在耳旁。

棠音不自觉捻了捻手指。

指尖还留有余温,温温热热的,有点像春日午后的暖阳照在身上的感觉,很舒服。

女孩反应迟缓,显然没有回过神,简隋琛也不催她,只举起玻璃杯慢条斯理抿了一口。

甜味在舌尖蔓延,不同于茶叶入口时的浓醇回甘,更像是味道偏淡的糖水,也没有丰富的层次。

简隋琛神情依旧冷清,看不出喜恶,但他紧蹙的眉心却微不可查地舒展了开来。

棠音自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她才刚反应过来自己还没回答简隋琛的问话。

“有点……冷……”她把手背到身后,紧张兮兮地垂下头,避开了简隋琛如鹰隼般锐利的视线。

她感觉她的任何心思都逃不过简隋琛的眼睛,这种毫无保留暴露在对方面前的错觉让她没来由地心慌。

女孩子乖乖站在那儿,一副犯了错等待批评的样子,“我想要把空调温度调高,但我不知道怎么操作。”

上午用檀木簪盘起来的头发松散了,额前落下几缕发丝,遮住了眼睛,从男人的视角看过去,有种破碎的、凌乱的美感。

女孩狐疑了一瞬,还是用手指勾起发丝挽在耳后,她的动作极其自然,完全是下意识做出来的,却好像精心设计过一般,一举一动都是撩拨。

简隋琛眸光微滞,喉结明显地滚动了下,声音低哑:“陈姨没有告诉你吗?”

棠音摇摇头,又觉得这样回答不太对,担心陈姨被责怪,忙补充:“是我自己忘记问她了。”

简隋琛看着她,眼底是她读不懂的神色,好半晌,她才从男人口中听到一声低语,“过来。”

棠音心跳着,长睫怯生生掀开,似乎在用眼睛问他要做什么。

简隋琛不紧不慢盯着她,也没有催促,但他身上强势的气息早已经弥漫在客厅的每一个角落,叫女孩逃无可逃。

棠音一点点挪步,直到在他左腿侧面停下,樱粉色的马面裙裙摆荡漾着波纹,若有似无蹭过男人的西装裤。

“简先生……”她颤着嗓音唤他,像是在祈求怜惜。

简隋琛挑眸,压抑嗓音道:“坐。”

“啊?”棠音瞳孔倏地放大。

简隋琛扫了她一眼,见她局促不安地攥着裙身,便放轻了声音,指着身旁的位置道:“坐这儿。”

棠音咽咽喉咙,顺从地坐了下来,紧张得心跳都乱了。

她心里清楚简先生是个好人,但面对强势的威压,她没办法不去害怕。

“手机拿出来。”男人语调低沉,不是在征求她的同意。

虽然不知道简先生要做什么,但她丝毫不反驳,很乖地按照他说说的做。

她的手机被她放在沙发角落里了,就在简隋琛的右边,要是想拿手机,就必须绕过男人。

棠音咬了咬下唇,思索要怎样才能顺利拿到手机,是拜托简先生帮忙,还是自己去拿……

其实,她不太敢和简先生说话,尤其是简先生声音冷下去的时候,她会本能地后退。

还是自己拿吧。

刚坐下来的小姑娘又站了起来,在男人的注视下绕过他去拿手机,然后原路返回。

简隋琛看着她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难得哂笑了声,轻轻浅浅的,没引起女孩的注意。

小姑娘大约是在怕他,连请求的话也不太敢和他说。

棠音重新坐回原位,把手机递给他,“简先生,手机、手机给您。”

她是双手奉上的姿势,像是在上贡,就连眼睛都是虔诚的。

小小掌心里托着的手机是前年的旧款,仔细贴了钢化膜,还套了壳子,不难看出她的珍惜。

简隋琛眸子闪过一丝意外。

婚前他给过她一张卡,钱不算多,只有两千万,换个手机却是轻轻松松。

但她没有。

简隋琛长睫敛起,投向自己的手机屏幕,长指点了几下,“给你发了链接,点开安装到手机里。”

棠音尴尬地捧着手机,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原来简先生不是要用她的手机啊……

好丢人。

“怎么?不愿意吗?”见她没动,简隋琛挑眉问道。

男人磁沉声音下好似有汹涌的暗流涌动,棠音瑟缩了下,慌张摇头:“没有,没有不愿意。我现在就安装。”

她转过身,纤细的脊背坐得笔直,手机有点卡,安装的过程缓慢,她盯紧进度条,心里焦急不已。

自己倒是无所谓,就怕简先生等得不耐烦。

都快要十点了,简先生也该早点休息,而不是陪她在这里安装软件。

好一会儿过去,终于安装好了。

棠音正想询问接下来要怎么操作,一股热源便陡然靠近。

她懵怔地看着男人骨节分明的长指落在她的手机屏幕上,莹亮的眼睛满是迷茫之色。

鼻尖萦绕着的是男人身上的气息,又淡又雅,说不清是什么味道,总之是她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好闻气息。

她就这么呆愣地看着他在她的手机上轻描淡写地点击,忘了要做出反应。

“好了。”

简隋琛操控长指停在某个按键上,毫不犹豫点下去,“这里可以调节空调温度。”

他的嗓音徐徐沉沉,像是在讲故事,而非教学,因他离得近,说话时热息拂在女孩脸上,掠起酥麻的灼意。

棠音脸颊被热气烘得泛红,眼睫也扑簌簌地颤,她不敢呼吸,贝齿咬得唇瓣都在疼。

“嗯……”

女孩子气息发软,声音绵绵糯糯。

她悄悄往后躲,试图拉远和男人的距离,好让自己可以正常呼吸。

先前打算好要亲近简先生,可真的离近了,她却不知怎么心慌起来。

潜意识似乎在警告她,这样是不可以的。

可是……为什么不可以呢?

他们明明已经结婚了不是吗?

母亲说夫妻是最亲密的关系,比母亲和她的关系还要亲密。

她虽然不理解夫妻之间都需要做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做为妻子的她不应该远离简先生。

想到这里,棠音忍着心底莫名的羞赧,慢吞吞凑近男人,唇瓣几乎要贴上男人的侧脸。

“简先生,谢谢您。”

突如其来的灼热洒在脸上,熟悉的清甜香味再次席卷而来,钻入了简隋琛的神经,刺激疲惫的大脑。

自他回宸樾公馆后,脑子就没有像这一瞬如此清醒过。

简隋琛偏过脸,幽幽对上女孩的眸,“你在做什么?”

最新小说: 原子大碰撞 [原神]我真的没想当反派 揍敌客也能当好海军吗 主母要和离 傲慢与刚烈 怀了疯批暴君的崽后女配带球跑了 惜奴娇 朝闻道 你长得好像我亡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