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006章(1 / 1)

没想到抬头后看到的人会是晏池,童晚有点尴尬,问:“你来干什么?”

晏池:“看看。”

“怪不得发现我没事的时候,表情像吃饭噎着了。”童晚顺着他说的话推断,“原来你是来看热闹的。”

房间里忽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是小蓝回来了。

进门前发现门缝和她离开时差不多宽时,小蓝还松了口气,没想到刚推门进来,就听到童晚在跟什么人说话,顿时有点急,边走边试探着问:“什么热闹?晚晚姐,你在跟谁说话?”

没等到童晚回答,小蓝就拿着两瓶冷水从过道拐过来了,看到了靠墙坐在地上的童晚,和站在墙边的晏池。

目光落在晏池脸上的瞬间,小蓝面不改色但内心震惊:“!!!”

谁啊?!好特么帅。

童晚手撑着墙壁站起来,把晏池和小蓝介绍给对方:“冷舟老师,小蓝,我的生活助理。”

晏池点了下头,冲着小蓝伸出手。

一只手拿不了两瓶水,小蓝以为晏池要和她握手,刚斜着胳膊,把两瓶水塞一起抱着,就看到晏池把其中一瓶水抽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怕她尴尬,拿走时用手背碰了下她的手背。

晏池手指夹着瓶盖,拎起水在童晚面前晃了晃:“天冷不能喝太多凉的,给你分担下。”

童晚:“……”

分担个鬼。

她担心会哭,冷水是她备着敷眼睛消肿的。

“走了。”晏池转身走向门口。

只认识几个小时的人一般不会跟童晚这么说话,等他出了门,小蓝出声问童晚:“晚晚姐,你和冷舟老师很合得来吗?”

童晚:“……他自来熟。”

“哦。”小蓝应了一声,说,“老张已经把车开到别墅院子门口了,没有其它事的话,我们回酒店?”

童晚:“回吧。”

经过晏池休息时待得那个房间时,童晚转头扫了一眼,门大敞着,房间里视线能扫到的地方都干干净净的,十分整齐,没有晏池留下的痕迹,像是没有人待过。

晏池走得这么快,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碰面。

空调多半关了,童晚觉得有点冷,拉紧身上的外套,跟在小蓝身后下楼,上保姆车的时候,正好是零点五十。

车开始行驶,小蓝把靠枕递给童晚:“晚晚姐,早上六点就要起来化妆,你快抓紧时间睡一会。”

童晚接过靠枕,不怎么困,就把它抱在怀里,一下下捏着催眠。

路两旁一片漆黑,车灯照在路边某个人身上的时候,小蓝忍不住惊呼一声:“我好像看到冷舟老师了。大半夜的,他怎么一个人在路边走啊?”

童晚酝酿出的困意一下散了,转头到处看,都没有看到晏池:“你认错人了吧?”

小蓝摇头:“不可能,所有帅哥美女的脸和身材,我只看一眼就不会忘。”

很少在开车时说话的老张开口问道:“童老师,真有个帅哥在路边走,是你们认识的人吗?要不要停下来问问?”

童晚也看到了,只看侧影,她就认出走在路边的是晏池本人:“停一下吧,问问他怎么回事。”

老张停了车,打开副驾驶车窗的刹那,有冷风从窗户里灌进来,童晚抬高手中的靠枕挡住身体,只把脸和眼睛露在外面。

无缘无故有一辆车停在身边,晏池以为是找他问路的,回身扫了一眼,在看清车型和司机师傅前,先看到了坐在驾驶座后面的童晚。

暖黄色的车灯下,童晚的鼻尖被风吹得有点红,眼睛亮亮的。

晏池临时改了主意,看着童晚的眼睛,弯下腰隔着半开着的窗户和座椅问她:“童老师,捎我一程?”

童晚点头。

晏池伸手开副驾驶的车门。

“慢着冷舟老师,坐前面会被拍到。”小蓝动身挪到后面那排,指着她坐过的,童晚身旁的座椅说,“你坐这里。”

晏池裹着冷风上了车。童晚看到他手里还拿着从小蓝手里拿走的那瓶水,仔细看了,才发现里面是空的。

童晚问:“附近没扔垃圾的地方?”

晏池:“没看到。”

童晚:“给小蓝吧,后座有垃圾袋。”

小蓝伸手接过晏池递过来的空水瓶,忍不住问童晚:“晚晚姐,你怎么知道冷舟老师拿着空瓶是因为附近没扔垃圾的地方,不是他刚把水喝完?”

童晚捏着靠枕的手指僵了下,说:“随便问的。”

小蓝:“哦。”

一阵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晏池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看清是李彻打来的,直接挂了。

他刚点开微信图标准备从联系人里找出李彻给他发消息,李彻的第二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晏池挂掉。

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

就是不给晏池打字发消息的机会。

晏池冷着脸接了:“喂。”

李彻嗓门够大,晏池没开免提,他的喊声就大到能被童晚她们听到了:“冷舟老师你终于接电话了!你没事吧?我到路边你说的那个地方了,但哪里都看不到你。”

晏池没再瞒着,直接说:“我已经上车了。”

李彻问:“什么车?”

晏池:“黑车。”

李彻有点懵:“你坐黑车干什么?我们的车是白色的啊。”

晏池:“……微信说吧。”

李彻的消息很快发了过来。

李彻:冷舟老师!我反应过来你说的黑车是什么意思了。你是在开玩笑吧?要是真的上了黑车,你给我分享实时定位,我加速追上来。

李彻:报警也行。

晏池偏头看了眼窗外,转头看向童晚,身体往前探了探,抬手敲了下驾驶座,问道:“师傅怎么称呼?”

老张侧着点了下头:“你和童老师一样,叫我老张就行。”

“老张,麻烦你找个方便换车的地方停一下,我下车。”晏池说完继续靠着靠背坐着,给李彻发了定位。

晏池:先顺着这个方向走。

晏池:下车了给你发新定位。

李彻:好的。

不记得《恋恋不忘》的工作人员和嘉宾中有冷舟老师认识的人,李彻有点在意,又发消息问。

李彻:冷舟老师你到底在什么车上啊?

晏池:不方便接你电话的车。

李彻:……对不起。

李彻:谢冷舟老师不拉黑不删联系方式之恩。

晏池没再回消息。

他没拉黑没删联系方式不是因为他不想,是因为理亏。

莫名其妙上了童晚的车,还忘了给李彻打招呼。

五分钟后,车停了。

晏池看着童晚说:“我走了,谢谢童老师。”

晏池通完电话后,童晚怕说多了会引起什么误会,再没和他说话,此刻人就要走了,忍不住说:“这么快就到了地方,冷舟老师说的一程有点短。”

晏池挑眉:“很遗憾?”

童晚摇头:“没有。”

就是觉得她能放心睡一会了。

有晏池在车上,总觉得不自在。

晏池开门下车,关车门前,他像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右手,掌心对着童晚晃了晃。

是再见的意思?

他们当年在民宿的时候,总会在晚上分别时这么做……

童晚没挥手,短促地说了声再见,转身看着前方。

车门彻底关上,小蓝看到晏池走了,从后排溜过来,再次坐到童晚旁边的座位上:“晚晚姐,你困不困?”

小蓝想到什么又不是很确定的时候,总喜欢问童晚,跟她聊聊。童晚大概猜出小蓝跟她说什么,侧身看着她说:“你说。”

小蓝问得比童晚预想的直接许多:“那个电话是来接冷舟老师的人打的吧?明知道有人来接他,冷舟老师为什么还要上车,让你捎他一程?”

带着过去的情绪想这件事,可以理解出很多意思,可若只看当下,就简单的多了,童晚几乎不用细想:“路边又黑又冷,不安全。”

“……能有多不安全啊。”小蓝真信了童晚在别墅说的话,把冷舟老师当成了自来熟,“我还以为他上车,是想跟你多待一会,认识认识你。”

童晚确定道:“冷舟老师不是那种人。”

五年前,在他们的关系最说不清道不明,最暧昧的那段时间里,除了采风和聊跟那本书有关的事外,晏池都很少和她在一起。

悬疑作家冷舟不懂爱情的名声实在太响,小蓝听童晚这么说,丝毫不怀疑他们可能早就认识,只觉得:“你说的对,冷舟老师要是有这种脑子,就不会被人说不懂爱情了。”

冷舟的作品,童晚只看过一点正文,剧情、人设有从简介里看到的,也有听别人讲的。

冷舟是不是像其他人说的那样极其不懂爱情,童晚曾经很确定,现在没那么确定了。

但晏池——

童晚觉得他很懂爱情,特别懂。

十七岁遇到像晏池那样的人,他的存在本身,对当年的童晚来说,就是爱情。

童晚放松身体,面朝窗外闭上眼睛。

“小蓝。”

“嗯?”

“明天早上去书店帮我把冷舟的书全买了。”

“你想看?”

“嗯。”

她想看看,冷舟到底有多不懂爱情。

最新小说: 觉醒女配搞事业日常[八零] 和嫡姐换亲以后 [崩铁]都说了不是小龙女 女配只爱大佬的钱[穿书] 叫妈妈 蕴他仙骨 越前君怀疑我吃代餐 除了尾巴一无所有 捡到书里的龙傲天 略施小计,日挣百亿!